<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新的方向
要是真的成了烂大街的技术,苏总也一定不屑一顾吧。

临走前,小姜还不忘一脸自信地对苏慕容说道:“苏总,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苏慕容嘴角不禁微微上扬,笑容村里人都知道满满地说道:“当然!”

下午五点。

莫释北从公司下来的时候,看着自己手机上干干净净,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便拿着手机在手里晃了。

他觉得有些纳闷,难不成自己手机是坏掉了?

“你打个电话给我。”莫释北忽然转身,对一旁的沈渊说道。

沈渊跟在莫释北身边久了,也会了面无表情,在听到莫释北的话之后,也不纳闷,乖乖地打了一个过来。

之后,就看见莫释北又拿着手机晃了晃,小声地嘀咕着,说道:“我这手机也没坏啊。”

只是,为什么今天一个苏慕容的电话都没有接到。

莫释北心里有些不甘心,暗暗地想到,我就再等五分钟看看,要是还没有电话,他就直接杀过去。

他倒要看看,苏慕容每天都在公司里忙什么。

另一边,苏慕容像是得到心电感应一般,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看着中央空调的温度,似乎也不低啊,自己怎么就打喷嚏了。

也是这一抬头,苏慕容看到了桌上的闹钟,心里不禁有些讶异,时间过得还真快,居然马上就要下班了。

想着莫释北之前的交代,要自己按时给他打电话,苏慕容心里就慌了一下。

自己这一天全都在调查东南企业的事情,压根就忘了这茬了,莫释北那么小心眼的男人,肯定是要记仇了。
当下,苏慕容连忙给莫释北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刚打出去,那边就迅速地接了。

电话里传来莫释北颇有几分慵懒的声音,说道:“你还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合着,这一上来就是质问了。

苏慕容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接了电话。”

莫释北在那边扬了扬唇角,却故意装作漫不经心地说道:“刚好就看到手机了,刚好你就打电话过来了。”

“哦。”苏慕容无话可说。

听到电话里没有声音了,莫释北再次皱起了眉头,他显得颇为不高兴地说道:“苏慕容,你今天都在忙什么,怎么一个电话都没有给我打,我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么。”
<深知官场上最重要的是要保险br />“额……”

苏慕容有些语塞,良久她才有些心虚,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么。”

“哼!”莫释北却是不领情。

“还有三分钟就要下班了,苏慕容你也好意思说给我打电话了,从明天庐山不让上我们就上井岗山起,你每天下班之后,必须来我这儿报道,不得误时!”莫释北两手冒着汗霸道地说道。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一会但看那个乌巢禅师儿没有见到她,心里就十分想念嘛。

居然还这么久都不给自己打电话,是想调自己的胃口么。

苏慕容那边顿时变成了一个苦瓜脸,听到莫释北有些生气的话语,一会儿盯着黄秀莲翻动他书包的一双玉手她的语气也一下子软了下来。

苏慕容撒娇地说道:“老公,你看我每天都这么忙,要是两头奔波,肯定更累,你舍得嘛。”

听着那甜到骨头里的声音,莫释北是浑身一阵清爽,整个人都要软了下去。

他的脑海里,似乎都已经浮现出,苏慕容那妖媚柔软的身姿靠在自己怀里的感觉,可手一伸,却是扑了一个空。

“你再诱惑我,自己小心点!”莫释北隔着电话,带着几分情yu地警告道。

苏慕容就是打定了主意,莫释北不会过来,因此她依旧高调而暧昧地说道:“老公。。。”

她的语调拖得极长,像是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带着几分腻人的情调,“老公,我现在已经够忙了,你也不忍心看着我和宝宝受累对不对。”

“恩,那倒是。”莫释北很是享受这样柔情似水的苏慕容,他一只腿搁在矮茶几上,身子微微往后仰着,一脸享受地闭上了眼睛。

苏慕容见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灿烂,她对着电话里隔空飞吻了一下,就说道:“也跟公司高层老编探讨过那老公,今天我要在公司加班一下,晚上你就自己先回家好不好?”

莫释北浑身一个激灵,也立马清醒了过来,合着这小妮子是在跟自己玩心眼呢,看自己怎么惩罚她!

“好老婆,你确定?”莫释北笑着问道。

沈渊已经收拾好东西进来,就正好听见两人腻歪的电话,要是别人,肯定就直接退出去了。

可沈渊不是别人,依旧站在门口没动,听到那鸡皮掉满地的电话之后,他的表情没有丝毫动容,就像一尊雕塑般,冷冰冰地立在那里。

“好老婆,你可得想好,这要是加班,“她的手机号码打不通把你和我的宝宝给累着了,你打算怎么跟我交差。”

莫释北也没有避讳沈渊,看着他进来了,就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随后自己也拿起外套,两人就径直下去了。

车上,莫释北给沈渊做了一个口型,说道:“去苏氏!他真是痴着”

苏慕容在办公室里一边和莫释北**,让他对自己宽大处理,另一方面,自己手上的活儿也没有停下里,依旧在纸上写着一些东西。

她用耳朵夹着电话,两只手颇为忙碌,东转转西转转,她本人毫无感觉,却是把旁边的小姜给看晕了。

十分钟后,办公室门忽然被打开,起先苏慕容还以为是小姜,因此依旧甜腻腻地对着电话里说道:“我啊,正喝着补品呢就等着老太太回来了,味道可真难喝,不过为了让你心安,你放心,我肯定喝完。”

“是吗?”莫释北的语调忽然发生了变化,似乎还带着几分冷意。

“是啊。”苏慕容笑着回应。

当电话里没有再次传来声东张西望音的时候,苏慕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那道声音,怎么不像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

苏慕容不由地直起了身子,一只手都能笑了锤了锤自己的后腰,本想看看电话的,却是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门口的一道黑影。

苏慕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嘴巴也是张得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望着莫释北,呆呆地说道:“老公……”

莫释北一身黑衣黑裤,里面配了一袭浅色衬衣,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鬓角干净,让他整个人显得愈发干练而冷漠。

苏慕容大脑里已经出现短路,自己刚刚在电话里说着什么……

他……他是不是都看见了。

苏慕容连忙给小姜使了一个眼色,让她帮自己圆圆。

小姜却是叫苦不迭,她早就看到莫释北过来了,她本来是想提醒一下的,却是被莫释北一个眼神给警告了。

如今看着苏慕容求救的眼神,小姜也是无能为力啊。
有莫释北这样的高压在身边,她能动一下就是谢天谢地了。

莫释北此刻已经走了进来,替苏慕容拿下来还夹在耳朵边上的电话,朝她放在桌上的纸看了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小于又不知不觉睡着了:“补品好喝吗?”

“当……当然不好喝”,苏慕容结结巴巴地说道,她拼命地给小姜使着眼色,挤出夸张的笑容,说道,“是吧,小姜,我刚刚喝完。”

小姜的头如捣蒜一般,连连点头,说道:“是啊,顾总,小姐刚刚喝完……”

“苏慕容,你还瞒我!”一直笑眯眯的莫释北却是忽然板起了脸,提高了声音大声责问道。

苏慕容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崩溃了,她讪讪地笑了两声,就知道自己这一关是躲不过去了。

估计之前的事情,莫释北早就看到了。

看着莫释北越来越我们听说尹松做了黑道老大黑的脸,苏慕容只能讨好地笑了笑,伸手想去拉他的胳膊,叫着,“老公,对不起,别生气啦。”

看着苏慕容的随机应变,莫释北直接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当她这样,自己就放过她了么。

“你先跟我说说,这些都是什么,你今天一天都是在公司忙这个?”莫释北指了指那墙角堆着的体育用品,还有桌上的一大叠资料,冷声问道。

见问到自己的工作了,苏慕容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她连忙拿出自己收集整理出来的资料,递给了莫释北,说道:“老公,你看看,对了你有没有听说过东南企业?”

“专门做出口的那个?”莫释北依旧皱着眉头,显然还是在气头上。
苏慕容连连点头,随后拉着莫释北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又给小姜使了一个颜色,让她去倒水,这才在一旁说道:“老公,你看看这些资料,我发现东南企业在这一块真仅仅只是严倩琳向他敬酒的做的很大,而且多为出口生意,光是去年一年的销量,就领先了同行业十二个百分点……”

苏慕容在一旁夸夸其谈,听得莫释北眉头却是皱的更深了,但是他还是强忍着,没有打断苏慕容的热情。

要是苏慕容没有怀孕,她这样积极而自信的样子,他还是十分欣赏的。

可是现在,已经和往日不同了,待苏慕容将话说完之后,莫释北伸手将苏慕容揽入了自己怀中。

随后又亲手将苏慕容手上的资料拿下来,扔在了桌上,叹息一声,语重心长地说道:“老婆,我曾经说过,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但是现在,你已经怀孕,这些事情就不能搁在以后再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