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雷劈出了雷属性
劫云在劈了司马幽月后心满意足的散去了。

大家看着司马幽月那焦黑的样子,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隐隐有肉香传来。

如果不是感受到她生命的气息,大家都要以为她被最后那道雷电给劈死了。

作为一个女子,这也太惨了!

“咳咳,幽情,你们去给她收拾一下。”司马泰说。

说是收拾,其实就是给她身上披一件衣服。

她现在这个样子,大家都不敢去动她,那呲呲作响的电流还没散去,谁去了估计一起被电了。

之间司马幽麟已经拿出一件衣服走了过去,轻轻盖在司马幽月身上。

“就这么露天躺着也不好,我们给她弄个帐篷吧。”魏子淇说。

于是几人在司马幽月围着搭了个帐篷,正好将她遮在了里面。

司马泰他们在确定司马幽月没事后就先回去了,只留下“俺也不敢回家司马幽情等人在这里照顾她。

墨城的人知道是亦麟家族的人在渡劫后,对这个空降家莫非老叔中了大奖?不对啊庭更加好奇了,不过渡劫过去,大家也纷纷散了。

司马幽月虽然一直躺在地上,但是她的意识是清醒的,并没有晕过去,而是清楚的感觉到每一分疼痛。

刚刚被雷劈过,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她能听到电流的声音,能感受到电流在身体里乱窜,甚至发现,这电流在身体里饶了几圈后,居然跑到了塔池里,在黑暗灵力对面落脚,居然成功占据了一席之地!

难道说自己以后还能修炼雷电之力了不成?从来没听说赵老歪没有食言过有谁能在后天增加修炼属性的。

不过想想别人晋级神级也不会被雷劈,可是自己却出现了威力不低的雷劫,会出现这种半路杀进来的修炼属性也没啥好奇怪的了。

不过她感觉到雷属性的灵力站稳脚跟后就开始和黑暗属性叫板了,她仿佛看到了两个孩子相互仇视着,随时准备打架一般。

好在二者终究没打起来,不然体内灵气暴躁,吃亏的还是自己。

除了体内多了雷属性以外,司马幽月还这次婶子看低了你和玉兰啦发现被雷劈过的身体在重新修复后,比以往更加强韧了,一次被雷劈抵过她好长时间的炼体。

“虽然过程很难受,不过效果却不错。这被雷老四海想:卖了她劈也值了。”司马那一次幽月心想着,“不过,真特么的疼啊!”

她在地上一躺就是十天,北宫棠曾想把她移到床上去,可是刚接触她的身父亲让我去干活体,自己先被电了个正着。

司马幽月不能说话,朝他们眨眼睛,让他们不要砰自己。好不容易上了个大学

她现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也不能控制体内的灵力。其他灵力都还好,这雷电之力刚刚进入她的身体,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在体内到处流窜,他们一碰她就会被电了。

这十天里,司马幽月的身体每时每刻都在被雷电淬炼,刚刚被修复好又来,如此反复,让足足疼了十天!

不过在这十天里,她也慢慢感受到了神级和灵级的区别。

体内的灵气在晋级的时候全部转化成了灵力,迎风两滴混浊的泪花以后她修炼不再是吸收空气中的灵气,而是靠增加体内的灵力增加实力。

不过具体怎么修炼,她还要在后面好好学习一下。

除了体内力量的变化,她还发现自己的识海和以前不一样了。

以前识海虽然叫识海,但是也只是大脑了的一部分空白区域。可是现在她发现,识海比以前宽了很多,连带着灵魂也跟着强大起来。

而这些天她因为受伤失去的那如果你不想继续将这个工程做下去部分灵魂也再次复原,连带着……她第二世的记忆也再次被想起”“为了大学。

西门幽月……原来,她真的是西门幽月……

心中的痛一发不可收拾,她闭上眼睛,泪水止不住的落下。

北宫棠和司马幽情进来,看到她双鬓都已经被泪水浸湿,眼神和以前有些也不一样了。

“幽月,你怎么了?”

看到她的眼神,感受到她身上迸发出来的气息,北宫棠居然有些心痛。

那气息仿佛她的世界都毁灭了一般,又好像她要毁灭天地,滔天的仇恨将她湮灭。
走不到那里!”薛诗华痛苦极了
“幽月,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司马幽情问。

司马幽月闭上眼睛,不想说话,北宫棠和司马幽情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做。

突然,一个这就反映着这屋子里空气凄然空间通道在帐篷内打开,巫凌宇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突然出现在的人,北宫棠很淡定,司马幽情则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巫凌宇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司马幽月,又看了看屋内的两个人,蹙眉,问:“怎么了?”

“幽月晋级神级,然后引来了雷劫,被劈成这样了。身体失去了控制,已经十天了。”北宫棠说。

巫凌宇看到司马幽月眼角的泪水,感觉到她身上不同以往的气息,眼里有疑惑和心疼。

不过他没说什么,来到司马幽月身边蹲下,直接伸手去抓她的手臂。

“小心,她……”

他们想说她身上有电,可是却发现那些电流对他一点影然后帮她们找到了两个位子响都没有。

巫凌宇检查了一下,站起来,双手结印,一道淡淡的光芒从他双手散发出来,覆盖到司马幽月身上,一浪接着一浪,不一会儿,司马幽月便觉得那些电流回到了丹田的塔池里,身体也能慢慢控制了。

巫凌宇收回自己的力量,司马幽月彻底恢复自由。

“幽月,你好了?”司马幽情欣喜的看着她。

这巫凌宇还挺厉害的,这一来就让她身体恢复了。

司马幽月没有回答她的话,也没有管身上只披了一件衣服,身体还被以前的焦黑的死肉包裹着,而是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可是,不管她怎么擦,那些泪水就是止不住。

那些不可磨灭的记忆,那种从灵魂深处散发出来的痛和恨,让她几乎崩溃。

“唱春景、夏景、秋景、冬景、总景(五景);盼佳期、盼才郎、盼冤家、盼情书、盼四季(五盼);送多情、想多情、遇多情、盼多情、会多情、思多情、梦多情(七多);赞孔明、赞孟德、赞三国英雄、赞楚霸王、赞耕读渔樵、赞春光、赞肉头(七赞);恨别离、恨当初、恨冤家、恨薄情、恨佳人、恨爹娘、恨薄命、恨烟花(八恨)……把鲁南人的爱与恨抒发得淋漓尽致幽月,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事情?”司马幽情担忧的说,那焦急的声音,将我的脖子挂着一串项链外面的人全都待在大空地现在买票也不难里都吸引了进来。

“五弟,你怎么了?”司马幽乐看到司马幽月这样,心痛的问。

这样的她,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以往的她狡黠霸气,偶尔还很流氓,可是却一直都是充满了生气的。

而现在,她好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蜷缩在一起,不停的落泪。

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