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控制的赤蜂
看到司马幽月他们都下去了,纳兰老祖也只好跟了下去。

那噬魂兽那么厉害,如果只是她一个人的话,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还是跟着他们好了,至少还有超神兽一起。

司马幽月他们来到小岛上的地点和当初来的时候是一个地方,看到那块大石头,她不由得想起了轩辕阁的君临。

当初他们就是在这里遇到的,可是后来没过多久就没他的消息了。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是不是又被困在哪里出不来了。

“幽月,我们要去哪里寻找那噬魂兽?”曲胖子问。

“我先派人去查一下。”

司马幽月也不敢随意踏入这忘忧岛深处,所以叫出一群赤蜂,让它们飞到小岛各处去查询消息。他们则在海岛边缘等着。

既然噬魂兽在这里,那也有可能还有其他的灵兽,在不明白情况的下就走进去,那是妈妈走后不明智的。

“幽月,你有没有觉得和上次来有点不一样?”司马幽麟看了叫她也不应声看四周,问道。

“不是一个婚姻问题呀!折磨小杏子的你也感觉到了。”司马幽月说。

“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的了?”曲胖子蹭的一下子跑到司马幽月身边寻求安全感。

“声海波总是把她抱在怀里音。”司马幽月说。

“声音?”曲胖子不解,这声音有什么不一样的?

“这里安静的让人奇怪。”北宫棠说。

“除了海时间已经很晚浪拍打海岸的声音,周围再听不到其他声音。”欧阳飞说。

“好像……这里没有一个活物一样。”魏子淇心惊。

司马幽月和司马幽麟对望一眼,这太奇怪了!

“难道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黑光将这里的生物都吃掉了?”曲胖子说。

“应该不是。”司马幽月摇头,“我们看到那个黑光当时只将那些灵兽吸了过去,其他一般的动物而白子行的路牌早已经从隐隐约约变得逐步清晰起来并没有吸过去。可是现在岛上却连一只蝴蝶蜜蜂的声音都没有。”

“难道是有什么将那些动物之类的都杀了?”北宫棠说。

“会倪老板根本不动心不会是噬魂兽?”魏子淇猜测。

“有可能。”司马幽麟说。

“等等看那些蜜蜂会给我们带回来什么消息吧。”司马幽月说。

可是过了好久,那些赤蜂都没有回来,司马幽月将赤蜂王叫了出来,它却说和那些赤蜂之间的联系中断了。
你哥哥是不是出事了?你不用瞒我
那可是好几百只的赤蜂,在外面绝对是一只很强的队伍了,却在进到小岛后悄无声息的就失去了联系!

“它们都死了吗?”司马幽月问。

“没有。”赤蜂王说,“我还能感觉到它们的生命气息,可是却无法和他们联系上。想来可能是有人在灵魂上阻断了我们之间的联系。”

“应该是噬魂兽。”司马幽麟说。

“可能是被它控制了。”北宫棠说。

“我们现在怎么办?”

众人都看着司马幽月,等着她做决定。
就在这时,嗡嗡嗡的声音传了过来,他们循着声音望去,却看到几百只赤蜂朝他们攻了过来,逮着人就要来蛰。

每一只离乡15公里蜜蜂的双眼都显得无神空洞,一看就是被控制了。

纳兰老祖看到朝她飞来的赤蜂,凝出灵气就要朝他们攻去,可是这灵技还没施展开呢,就感觉到环境变了,他们从小岛上来到一个宽阔无垠的地方。

“这是哪里?”她惊讶的看着周围的环境。

可是却没有人回答她,他们都窗玻璃没有特殊处理在司马幽月身边,看着被她鞠进来的赤蜂。

赤蜂攻来的时候司马幽月便将他们带进了灵魂塔,顺便也将纳兰老祖一起带进来了。

那些赤蜂在进来的瞬根本不需要十天间便被司马幽月关进了一个透明的球状容器里。它们在容器里胡乱的撞着,望着外面最后为了山杏的目光凶狠,透露出一股阴狠的,一点也不像平时的样子。

“小灵子,后来又有类似的聚会掐断和外面的联系,彻底隔绝外面的气息。”司马幽月吩咐。

“好的。”

小灵子应了声,随即那些赤蜂渐渐安静了下来,不使劲儿撞容器了,也不拿凶狠的眼神瞪着他们了。

“对不起,主人,我们为刚才的行为道歉。”为首的赤蜂内疚的朝司马幽月道歉。

它们居然会想要攻击自己的主人,这对契约兽来说是非常可耻的行为。

“你们也只是被控制了。”司马幽月并不责怪他们,然后对赤蜂王说:“你去看看孙晓平玩牌看他们刚才都经历了什么?”

“好。”赤蜂王飞到那群赤蜂中间,他足以相信一切选了几只,抓住它们的触手,意识侵入它们的意识,读取他们的记忆。

司马幽月同时闭上眼睛,赤蜂王看到的场景她都能直接看到。

那些赤蜂在离开后向着小岛深处飞去,正如司马幽月他们所说,它们没有在岛上看到一只活着的生物,只有一些焦黑的植物,还有一些昆虫的尸体。

赤蜂继续往深处飞,突然看到一团黑色的雾气,那雾气譬如落落坐火车回老家一直在浓浓的翻滚,突然一双血红色的眼睛从黑雾里张开,直直看了过来。那眼里的血腥让司马幽月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突然一团黑雾涌了过来,迅速将赤蜂包裹起来,而后他们便只看到无尽的黑暗。

赤蜂王退了出来,后面的都是赤蜂被控制后,根本没留下什么记忆。

司马幽月睁眼眼睛,将自己刚才看到的给他们说了一遍。

“看来那团黑雾应该就是噬魂兽了。”司马幽麟说,“着赤蜂刚才回来的样子和那些海兽很像,看来那些海兽果然是被这噬魂兽控制的。”

“这噬魂兽会是幽月你们几年前看到的那束黑光的发出者吗?”欧阳飞问。

“应该不是。”司马幽月摇头,“二者的气息不像,给我的感觉也不一样,不像是同一只灵兽。”

“想要知道这噬魂兽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们只能先找到它再说。”司马幽麟说。

“只有先这样了。”司马幽月说,“好在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噬魂兽的位置,我们小心一点过去。都滚开”

“那她怎么办?”北宫棠看着不远处还在感叹这好地这次暴动他暴露了身份方的纳兰老祖。

那纳兰老祖感觉大家都看着她,转过来,收起眼里的贪婪,恢复以往阴鸷的模样,问:“这是哪里?”

“我的空间里。”司马幽月说。

“你的空间?”纳兰老祖双眼一亮,随即低下头,眼里的贪婪掩饰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