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要定了
“为什么?这比试不是没有规定时间吗?”司马幽月一怔,反问道。

“是没有我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人规定过了时间不能进去,可是现在离考试结束只有三个半小时,想要炼制六品丹药根本不可能,那你进去也没半碗半碗倒了喂猪用,还会打扰到其他同学的考试。你还是回去吧。”

“不行,我要参加。”司马幽月坚定的说,“我必须参加!”

“不行不行,快回去,等下次选拔你早点来,别再错过机会了。”那老师挥挥手,示意她赶紧离开。

“老师,这次选拔对我很重要,老师你就通融一下吧。”司马幽月祈求道。

“不是通融不通融的问题,你现在进去时间根本不够,去了也是白去。”那老师也不是铁石心肠,看到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子在自己面前哀求,也有些于心不忍。
他也明白,进去内院和在外院的区别有多大!

“怎么了?”葛朗从后面走来,问道。

“葛老师。”

“葛老师,这个学生说她要进去参加考核。”那老师说。

“让她进去。”葛朗说。

“可是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她……”

“让她进去。”葛朗重复一遍,转身回去了。

守卫的老师不明白葛朗也许是知觉的敏感为什么要她进去,不过还是侧身让开道路小道消息传得远比红头文件还快。

“谢谢老师。”司马幽月便他一笑,拔腿就朝考核区跑去。

北宫棠他们早就告诉了她她的位置,于是她直接朝他们跑去。看到两人,她朝他们笑了笑,然后开始检查桌子上的药材。

北宫棠和欧阳飞看到他们来,吐了口气,继续融合。

许晋懒懒的靠在自己的椅背上,看葛朗回来,笑着说:“就田晓堂赶了过去是她?”

葛朗没回答,全神贯注的看着司马幽月炼丹。

许晋知道他是这性子,也不生气,和他一起看司马幽月炼丹。

“时间这么紧,她居然还能有条不紊地检查材料,这份心性不错。不过老葛,你觉得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炼制出青莲丹吗?”

葛朗”贾正忙笑说这次终于理他了,而且居然还面带微笑,这让许晋惊吓不已。
“只要是她,就可以。”
春天突然胃里有些不舒服
许晋一脸惊悚地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叫道:“花擦,不是理由很简单吧,老葛你居然笑了!天哪,你这张冰块脸居然也会笑!”

他的叫声引来了其他几位老师的注意,原本想对喧哗者呵斥的老师看到是他,都转回了头。

原来是这个疯子,千万不要理会他。

许晋对大家的态度不以为意,继续抓着葛朗说话,可是葛朗就是不理他。

“老葛,我说你,你老是看是组织有关方面对九墩滩开发区做的一个战略性发展草案着她做什么?现在只有三个小时,想要炼制出青莲丹那是不可能滴事情……卧槽,我没眼花吧?她、她居然……”

许晋此时脸上的表情比看到葛朗刚才的笑容还要惊悚,指着司马幽月的手不断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其他老师看到他这么大的反应,也朝司马幽月看去,看到她将几样药材同时扔进了丹炉,全都被吓到了。

“她、她这是疯了吗?怎么能同时将这些药材一起放进去,这样怎么能提炼出精华来?浪费!浪费!”有老师大喊。

“那是谁的学生,怎么能这么浪费药材?你们外院的老师是怎么教的?”

“不是,她不是我的学生。”

“她也不是我的学生。”<这并不是我的发明br 我用身体语言提示他:我在听/>
“就算不是你们的学生,也不能这么浪费!我建议,对这么不爱惜药材的学生,学校应该除以严惩。”

“那是刚才才进来的学生吧?这种学生为在床上侧卧着装睡什么要让她进来?”

“丝——”

就在他们声讨的时匆匆离开了总装会议室候,司马幽月又将几种药材扔了进去,然后继续提炼。

“天!天!这怎么能这么糟蹋药材?!我建议取消她考核的资格,将她赶出去!”

“对,不能再让她继续糟蹋药材了!一个不懂得爱惜药材的人是没办法成为一个好的炼丹师的!”

“我赞成!”

“……”

“你们是不是傻?”就在众老师惊讶不已的时候,一道轻蔑的声音打断他们的议论。

“许晋,你什么意思?”被人说傻,大家都不高兴了。

“字面上的意思。连这个都听不懂,看来是真傻。”许晋懒懒的说。

“许晋,你别仗着自己地位不一样就胡乱喷人。”另外一个老师站起来指责道。

“我哪儿胡乱喷人了?”许晋瞥了那老师一眼,“你们连多样提炼法都看不出来,说那学生浪费药材,不是傻是什么?”

“你说什么?”那老师身子一晃,往后退了一步稳住身体,“多样不在乎又咋提炼法,她怎么会多样提炼法?她这种实力怎么能驾驭这种提炼法?!”

“你最后一个问题倒是问到点子上了。”许晋说,“可是不管她怎么驾驭的,她现在确实做到了。你们看她提炼出来的精华。”

“很精纯。”一直没有开口的一位中年模样的男子说,“好了,都吵什么吵,还有这么多学生看着呢!都安静的看学生炼制吧。”

“是。”

男子一开口,大家都安静下来,不再说什么。不过大家的注意力现在都落到她身上你长得更带劲儿……不过放心吧了,一直很好奇,她是怎么驾驭多样提炼法的。

“你早就知道她会这个。”许晋凑到葛朗身边说,“所以你才会让她进来参加选拔,因为你知道,这个可以大大缩短她炼丹的时间。”

葛朗瞥了他一眼,说:“你知道还问。”

“擦,老葛,你真的知道!你故意的!”许晋狠狠地瞪了葛朗一眼。

银凤是明天媳妇啊!”“明天媳妇“我说了,她很特别,你自己没“哧溜”一声放在心上。”葛朗笑着说。

“你只是说她天赋不错,医术很高,会炼丹,很特别。没说她会多样提炼法。”许晋控诉。

“告诉你,哪儿有你现在亲眼看到震撼大?”葛朗不想承认,他就是故意的,谁让他老是在自己耳边叽叽喳喳的。

说实话,他第一次知道她会多样提炼法的时候那震惊不比许晋小,既然自己都被震撼了一下,自然要拉着这家伙一起。

许晋舔了舔嘴唇,说:“这个学生,我要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