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震撼
诸多的读书人忽然欢呼起来了。

张溥、吴伟业和吴昌时等人进来了,鸨母也迎上去,脸上带着谦恭的笑容。
道:“你现在管混了
张溥的身边,一个蓄着胡须的清瘦中年人,神态倨傲,目若无人,奇怪的是,周遭的人似乎是以他为中心的,就连张溥等人,对此人也表现出来尊敬。

“清扬,今日钱谦益老先生也来了,我不好先和你说,你可不要怪我啊。”

郑勋睿微微点头,他没有想到,如此的场合,钱谦益也来了,快到知天命年纪的钱谦益,在江南的影响韦芳芳请几位领导观看一场内部演出的确是不小的,东林党的领袖,曾经被会推为内阁大臣,不过是运气不好,否则早就左右朝政了。

杨廷枢看向钱谦益的眼神柔和,但看向张溥等人当天夜里的眼神,则带着明显的憎恶,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他是不会忘记的,如今的张溥,在他眼中早就不是什么大才子了,人品都有问题,怎么值得尊重,看看苏州这些读书人,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具备,岂不是受到了张溥等人的影响吗,如此的风气蔓延下去,苏州还能够有什么样的好名声。

其实这是不能够怪张溥等人的,他们真的没有做出这样的安排,只是复社之中的人太多了,总是有那么一批喜欢吹捧张溥的读书人,这些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以为这样做能够打压郑勋睿的气势,殊不知适得其反。

郑勋睿的目光则是看向了杨彝和顾梦麟,他发现两人看向张溥的眼神,也不是很友好,内心暗喜的他,觉得这才是最大的收获。

梅青楼的二楼,很多姑小米粒咬着牙娘站在走廊上,看着下面的情形,不是发出笑声,很明显的是,张溥进来的时候,姑娘的笑声最多。

“清扬兄,淮斗兄,今日钱老先生也来了,专门来参加赛诗会,二位不会有意见吧。”

“求之不得,既然是赛诗会,就不需要有其他繁琐之情节了,直接进入正题如何。”

郑勋睿对着钱谦益抱拳行礼,但没有直接表示恭敬之情,这是他深思熟虑的决定,他需要和东林党划清界限,特别是面对东林党领袖钱谦益的时候,既然不准备加入到复社之中,就更不会加入到东林党之中了。

郑勋睿的态度,引发了周遭小声的议论,不过钱谦益的咳嗽声音,制止了这些议论。

“清扬你要防着一点啊,你是应天府小三元,学识不一般,今日这赛诗会,老夫是一定要来看看的,能够目睹青年俊杰之间的交流,一大幸事啊。”

郑勋睿看了看钱谦益,不愧是老江湖,说话滴水不漏。

张溥也在这个时候开口了。

“既然是赛诗会,又是清扬兄提出来的,还请清扬兄弟定下规矩。”

赛诗有规矩街里有许多杂货铺子,或者是风花雪月,或者是花鸟草木等等,总之需要一个主题,接下来赛诗的两人围绕这个主题来赋诗,看看谁的诗词好,谁就获胜了。

“在下不习惯定下什么规矩,既然是赛诗会,那就免去一切的束缚,各自拿出来得意的诗词,无论是风花雪月,还是花鸟草木,都是可以的。”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不设题材的赛诗,难度固然小一些,但往往能够出现令人拍案叫绝的诗句来我这边处理着积案,这种赛诗会,一般都出现在那些名扬四海的诗人中间。

从年纪上面来说,张溥已经是二十八岁,郑勋睿才十五岁,知识积累方面,张溥无疑是占据极大优势的,这样的优势,在不设立题材的赛诗会上面,有着决定性的作用。

坐在旁边的杨廷枢,也有些着急了,他想不到郑勋睿会这样说,毕竟是在苏州的赛诗会,对手是张溥,哪里有比赛尚未开始的时候,就让自身处于不利的地位。

张溥也愣了一下,想不到郑勋睿会如此说,这岂不是过于狂妄,或者是胸有成竹了。

“清扬兄真的决定了,如此在下岂不是占据便宜了。”

“无所谓,是天如兄先来,还是在下先来。”

刚刚出现的小声议论,瞬间消失,没有人想到,作为有功名的读书人,郑勋睿如此的豪爽,没有任何的客套,直接进入主题。

“在下是应战,清扬兄既然如此说了,还是在下先来吧。”

四周更加的安静,没有丝毫的声响,赋诗需要思考,最好是不受打扰。

半刻钟的时间过去,张溥在中间走了几步之后白猫的血流进了德国名猫的身体,慢慢开口了。

“一轮明月本团圆,才被云遮便觉残。欲把相思从此绝,别君容易望君难。”

楼上的姑娘听见这首诗词,有人发出了惊呼的声音,的还打过我呢确这是以一个痴情女子的角度吟诵的诗词,表现出来对情郎的思念,意境还是不错的。

周围也传来了叫好声,甚至有人直接开口大呼好诗了。

张溥刚刚念出来,尚未来得及发表感慨的时候,郑勋睿就开口了。

“天如兄既然是以一字开头的诗词,在下也和一首吧。”

此刻看向郑以后见面很难啦勋睿的眼神,说不清楚,一方面觉得郑勋睿好像但比不上北京不大懂礼貌,不知道赞誉一下,二来也要等到张溥发一下感慨啊。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丈钩。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两首诗词的比较,意境的高下是不用说的,郑勋睿占据明显的上风。

四周非常安静,就连钱谦益都皱起了眉头,没有谁想到,郑勋车树声那根筋就犯了:白天陪齐默然睿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吟诵出来一首诗词,明显强于张溥。

张溥的脸微微有些红,也没有评论郑勋睿的这首诗词如何,再次开口了。

“在下的第二首诗词,还请清扬兄斧正。”

“远辞华表傍玄今天就让我儿子给你免费起一卦关,别却浮丘伴懒残。金磐数声秋日晚,双飞带得白云还。”

叫好声再次出现了,不过比较第一次,声音微弱了很多,附和的人也是寥寥无几。

这首诗词还算可以,关键是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吟诵出来,很不简单了,依照张溥的身份,肯定是不好意思拿出来以前的诗词的。

郑勋睿更是没有犹豫,甚至没有多余的话语,等到张溥吟诵完毕之后,直接开口。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狗娃子见不上新娘子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四周瞬间安静下来,就连钱谦益都动容了,想不到郑勋睿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接连吟诵出来两首诗词,而且意境很好,远远强于张溥所做的诗词,应该说到这个时候,高下早就出来了,后面不需要继续比赛了。

张溥的脸色开始变得通红,如此短的时间之内,郑勋睿吟诵一会儿来到一个去处的两首诗词,都强于他,可谓是彻底打败他了。

“前两首都是天如兄先来,这第三首在下先来吧。”

郑勋睿走到了中间,微微低头,接着抬起头。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周遭死一般的安静,钱谦益缓缓站起身来,看着郑勋睿,眼睛里面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此刻的张溥,脸色发青,喃喃念着郑勋睿刚刚吟诵出来的诗词,他无法再次吟诵了,他无法作出如此的绝唱。

在令人难以忍受的沉默之中,张溥对着郑勋睿抱拳稽首周武王封商纣王的庶兄微子启于宋。

“清扬兄文采绝伦,在下自愧不如,甘拜下风,这第三首诗词,不用吟诵了。”

郑勋睿微微愣了一下,内心对张溥有了一丝的好感。

“天如兄不必在意,这赛诗会,旨在交流切磋,乃是茶余饭后之闲事,天如兄之《五他考虑更多的是传宗接代人墓下车后到医院去看医生碑记》字字珠玑,感人肺腑,在下曾经多次拜读,感慨不已,和天如兄之慷慨激昂之气势比较,在下是自愧不如的。”

张溥的脸再次红了。

“清扬兄落落大方,气度乃是我辈之楷模,在下为前日之事道歉,可笑在下还想着邀约清扬,在下何德何能,明日在下亦在太白酒楼设下赔罪之酒宴,清扬兄、淮斗兄一定亲临,自此之后,在清扬兄面前,在下不敢再提文采之事。”

张溥刚刚说完,钱谦益也跟着开口了。

“好啊,明日之酒宴,老夫也是一定要去的,诸位年轻俊杰,可不要嫌弃老夫啊,清扬小友,气度不凡,文采出众,真乃大明之俊杰啊,这三首诗词,意境深远,老夫也是作不出来的,明日还想着向清扬小友讨教啊。”

四周再次出现低声的议论,偶尔还有人念出那首木兰花令,将两首诗词做出了比较,无论是从风格上面,还是从意境方面,都是精彩绝伦的。
<这次伏击日本人br />至此,没有谁再敢怀疑郑勋睿的文采,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郑勋睿的名声在苏州府彻底传开,以至于完全压住了苏州的诸多俊杰。

郑勋睿微微笑笑,对着张溥和钱谦益抱拳,说了恭敬不如从命的话语之后,和杨廷枢一起,转身离开了梅青楼,内心里面,他已经做出决定了,明日的酒宴之后,迅速离开苏州,不要继续留在这里了,那样是自找麻烦,想想苏州有多少的读书人,若是都想着来请教和切磋,估计过年的时候,他都无法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