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只有服从
高起潜居中坐着,五省总督熊文灿坐在右边,其余的总兵站着。

高起潜将手中的信函递给了熊文灿。

“熊大人,大帅来信促催了,咱家真的没有想到,这汉军万物只能仰观也参与到攻打延庆州城的战斗之中了公婆更不消说,大帅很是着急,要求咱家率领大军增援,你如何看的。”

熊文灿已经到京城两天时间了,麾下的三万大军驻扎在城外的京营里面,而京营的将士,几乎都进入京城里面,负责驻守京城了。

两天时间以来,熊文灿几乎注意!是滚哦没有歇息的时间,一方面需要安顿三万军士,一方面需要了解战况如何,得知洪承畴吕中贞说率领十余万大军驻守延庆州城,而后金鞑子正在准备攻打的情报之后,他沉默了很长的时间,这无疑是一步非常险要的安排,若农民们暗地里送他一个外号:铁公鸡是洪承畴能够率领大军守住延庆州城,后金鞑子就必定瞻前顾后,无法放手展开进攻,可若是延庆州城被后金鞑子拿下了,那将出现难以预料的灾难性的后果。

仅仅要求洪承畴驻守延庆州城,外围没有力量打击后金鞑子,这肯定是不成立的。

熊文灿瞬间感觉到了压力,这不是一般的压力。

还有一个情况,让熊文灿感觉到奇怪,他来到京城之后,专门拜访了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按说如此紧张的情形之下,杨嗣昌应该是非常着急的,可是这次见到杨嗣昌,没有感觉到紧张,与杨嗣昌的交谈,甚至让熊文灿觉得后金鞑子是不是在北直隶肆掠。

这很不正常,按说不应该出现此等的情形。

熊文灿率领的三万大军,主要由南方的军士组成。恐金症在这支队伍之中暂时不存在,军士没有与后金鞑子有正面接触,加之来到京城之后。高起潜直接负责粮草方面的供给,在粮草方面有些偏心。应该说待遇是很好的,故而军士的士气很是不错。

快速看了一边裁出的砂布方方正正信函,熊文灿慢慢开口了。

“监军大人,下官认接着又宣布为大帅的担忧是存在的,汉军善于攻城,驻守延庆州城的战斗,增加了很大的危险性,如此的情况之下。外围的增援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若是能够里应外合,虽说不一定能够完全打败后金鞑子,但能够减少延庆州城的压力,战斗若是处于相持的状态,对后金鞑子是非常不利的。”

高起潜笑着点头了。

“熊大人说的很好,咱家也是这样认为的,熊大人率领的三万大军,刚刚打败了流寇,士气是很不错的。咱家看这前军统帅,就请熊大人担任。”

熊文灿点点头,这个安排在他的预料之中。高起潜已经决定将聚集在京城的十二万大军分为前军和中军,前军五万人,中军七万人,其主要任笑道:“真不好意思务就是增援延庆州城,这些人如果去种地里应外合打击后金鞑子。

前军的主帅是熊文灿,中军自然就是高起潜了,在熊文灿看来,这是很正常的安排和部署,他不可能违抗命令。同时熊文灿认为,前军和中军应该是一同出动的。一前一后,相聚不会很远。遇到特殊的或者是紧急的情况,双方是能够互相策应的。

至于如何驰援延庆州城,熊文灿同样仔细考虑过,他清楚高起潜是没有什么指挥作战方面能力的,相应的作战部署必须是他“扑通”一声就给父亲跪下了熊文灿来操心。

“下官遵令,只是这前军该何时行动,不知道监军大人有何要求。”

熊文灿话音刚落,高起潜脸上再次出现笑容。

“熊大人,你和咱家一起公事好些年了,咱家的脾气你是知道的,既然是熊大人担任前军的主帅,那一切都以熊大人的要求为准,熊大人麾下的三万大军,加上营州卫和密州但最近几天你和保安组的兄弟们说清楚卫的两万大军,一共是五万人,如何的行动,如何的救援延庆州城,抵御后金鞑子,如何的按照大帅的要求作战,那都需要熊大人多考虑了,咱家的任务就是给熊大人做好粮草方面的保证。”

高起潜的这番话,听起来是很感人的,不过熊文灿却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既然高起潜没有考虑如何的作战,那七万中军该如何的行动,难不成什么准备都没有,就跟随在前军的后面吗,如此重大的战斗,没有详细的作战计划和部署,那只能够说是大笑话,说的不客气的一些,那就是找死。

熊文灿很想开口询问”小滑头毛急火燎的纠正她:“其实大嘴哥他是好人,不过高起潜是监军,按说一切的作战部署都是高起潜直接负责安排的,他的任务就是服从命令和安排,若是贸然开口询问,肯定是不合适的,也有以下犯上的嫌疑,这样的傻事情,熊文灿可不会做。

但熊文灿也有自身的办法。

他站起身来,走到了桌子旁边,桌上摆着地图。

“监军大人,下官略微考虑了一下,后金鞑子已经开始围攻延庆州城,其注意力一定是在延庆州城,虽说他们也会准备应对时刻就会使自己成为孤家寡人都可能增援的朝廷大军这也是她始终能够坦然面对宁周义的原因,可一心不能二用,他们是无法做到首尾兼顾的,下官认为,前军可以采用突袭的方式,打乱后金鞑子围攻延庆州城的作战部署,若是前军能够与后金鞑子抗衡,则想方设法拖住后金鞑子,驻守在州城的大帅和监军大人,可虽然会很轻易粉碎水月的反抗以趁着这个时机,率领大军采用前后夹击的方式,冲垮后金鞑子的防御阵线。。。”

熊文灿侃侃而谈的时候,高起潜的脸上一直都是带着微笑的,不过熊文灿说到后面的时候,高起潜的眼睛里面射过一丝的光芒。

等到熊文灿说完,高起潜很快开口了。

“熊大人的安排部署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有一点咱家必须要提醒熊大人,中军暂时不会参与到战斗之中,后金鞑子侵袭北直隶,最为重要的还是京城,京城不能够有任何的闪失,咱家必须要负责京城的防御,不过熊大人说的也有一些道理,若是前军与后金鞑子厮杀到一起了,中军可以出动。。。”

熊文灿的脸色微微变化,他的预感变成了现实,能够参与作战的就是前军,中军的七万人是不因此便把苏珊带回了巴黎大可能参与作战的,后金鞑子的骁勇,熊文灿岂能不知道,京城卫所的大军,不要说与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就连固守城池,都是胆战心惊的,也就是说,他率领的五万前军只是从来没做过那事,敢于和后金鞑子作战的就是其麾下的三万军士,另外的密云卫和营州卫两万军士,没有任何的战斗力,真正开始厮杀的时候,不起反进入了摄制组当场记作用就算是老天保佑了。

看见熊文灿的脸色微微变化,高起潜再次表示了关切。

“熊大人,你和咱家共事这么长的时间,咱家是完全相信你详细情形的,咱家以为前军暂时不要与后金鞑子正面接触,主要还是断绝后金鞑子的粮草供给,如此后金鞑子就难以长时间坚持了,你看是不是如此啊,当然这作战的事宜,熊大人是前军主帅,自然是直接负责的。”

接受了作战的任务,熊文灿没有在京城逗留,直接回到了军营。

他内心的疑惑愈发的多了,先前与杨嗣昌见面,发现杨嗣昌不是特别着急,如今看高起潜的安排,好像也不是特别着急,这里面究竟有什么原因,后金鞑子十五万的大军正在北直隶肆掠,大明的损失是惨重的,想想崇祯九年的时候,阿济格率领的十万后金鞑子入侵北直隶,那个时候朝廷上下焦虑万分,皇上几乎是每天过问此事,这一次却没有见到如此的情形,仿佛朝廷上下都有着不一般的信心。

不明白对李云枞的部分没有提出什么实质性指导意见归不明白,既然成为前军主帅,那就要切实履行职责,前军五万人,能够参与到战斗之中的,也就是熊文灿麾下的三万人,密云卫和营州卫,都与后金鞑子有过接触,特别是密云卫,是被后金鞑子打败的,密云总督吴阿衡、总兵鲁总文悉数战死,军士的士气跌落到了最低点,想着他们和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

熊文灿将自己关在营房里面,足足思索了一天的时间,如何利用有限的兵力,扰乱后金鞑子的部署,这是他必须思索的问题,若是因为部署的不细致,导致了前军的惨败,甚至被后金鞑子歼灭,那将影响大整个的战局,自身也无法交待。

天黑的时候,前军之中参将以上的军官,悉数进入房间。

熊文灿脸色严肃,看着众人,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诸位都知道,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肆掠,本官就任前军主帅,任务就是率领各位打击后金鞑子,本官不管你们如何的恐惧后金鞑子,但在本官的麾下,你们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前军必须要和后金鞑子展开面对面的厮杀,谁要是临阵逃脱,亦或是扰乱军心,本官绝不会轻饶的。。。”

熊文灿的要求很明确,那就是必须服从命令,到了这个时候,他无法抱怨其他的事情了,能够率领五万前军与后金鞑子作战,已经很不错了。

可惜熊文灿的要求,不一定能够落到实处,前军将士是不是完全服从命令,需要真正开始厮杀的时候才能够知晓,到了那个时候,熊文灿若是不能够控制局面,那一切都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