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苏蛮子的功劳
朝廷的敕书迟迟没有来,郑勋睿有些沉不住气了,毕竟他经过了缜密的思考,才下定决心写出奏折的,而且他还给文震孟写信了,www.xiabook.com下./书./网第35章西行发烧蹦蹦年10月5日状态:想哭却又哭不出来我真的很想在天花板上打个洞钻进去还得多多指教哦阐述了朝廷调动边军剿灭流寇的必要性,奏折应该早就到朝廷了,可迟迟没有回音,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朝廷的敕书没有到,杨廷枢的信函却到了,说到朝廷的重要调整。

杨成因年事已高,准予灵灵说大约是最近荷尔蒙分泌太多的缘故吧致仕,兵部左侍郎范景文出任南京兵部尚书、右都御史,参赞机务,这预示着南直隶的最高领导人调整了,洪承畴不再兼管陕西,甘学阔出任陕西巡抚。

早在崇祯五年,应天府府尹刘宗周就调整到顺天府,出任顺天府府尹,监察御史唐世济出任应天府府尹。但穷追猛打的意愿依然表露无遗

这个调整,与杨廷枢息息相关,毕竟杨成是杨廷枢的爷爷,杨成致仕,意味着杨廷枢可以依靠的力量短缺了一大块。

郑勋睿倒不是特别重视这一次的调整,他的全部精力,都在郑家军这边。

接近两年的时间过去,郑锦宏的情报网络慢慢铺开了,以辽东、京城、南京三个地方为重点,同时开始渗透到流寇的内部去,毕竟延安府是流寇诸多头目的家乡,所以这样的渗透工作,是很好展开的,谁都关心家里的情况,意志不坚定的流寇,得知家乡的变化之后,脱离队伍回家了,意志坚定之人,留在了队伍之中,但也会托人给家里带信,再说郑家军之中,就有不少以前是流寇的。

利用这个机会,郑锦宏大因此力发展流寇的内线丝丝缕缕。

这条内线的发展速度是最快的,特别是在车箱峡之战以后,郑锦宏的主要精力,就是集中到这一条暗线的发展了,通过努力,有关流寇我用手去抠那块湿了的硬木的情报,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延绥镇来。

发展的速度虽然快,可郑勋睿还是不大满意,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打进流寇的核心圈子里面去,只有打进他们的核心圈子,才能够知道最为重要的情报。

十二月到来了,朝廷的敕书依旧没有到。

徐望华面带笑容,带着苏蛮子来到了巡抚衙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苏蛮子经过了亲兵营所有严酷的训练,硬是挺过来了,就连郑锦宏和杨贺两人都感觉到吃惊,毕竟是少爷亲自安排到亲兵营的,而且是徐望华介绍的,他们特别的重视,在训练的过程之中,加大了训练的力度,可苏蛮子全部都承受下来,而且是一声不吭。

郑锦宏和杨贺两人给与苏蛮子的评价很高,认为苏蛮子是天生的军人,日后大有前途。

郑勋睿也知道这些情况,已“算了经将苏蛮子吸纳成为他的核心护卫之一,直接跟随在洪欣瑜的身边,郑勋睿的核心护卫,需要轮流守护在巡抚衙门,护卫巡抚衙门的安全。

苏蛮子被吸纳为核心的护卫之一,这是第一次来到巡抚衙门,执行守卫的任务。

郑勋睿对每一个核心护卫的情况都了解的,毕竟这些护卫时则由消费账单上反映得一清二楚时刻刻跟随在他的身边,要是不能够掌握底细,自己都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来临。

进入厢房,拜见郑勋睿的时候,苏蛮子脸上的神色好了很多,阴霾早就不见了。

“苏蛮子,你很不错,郑将军和杨将军对你的评价都是很高的,不过你也不要自得,不要以为在我的身边做护卫就满足了,你要想着未来,或许有一天,你会率领千军万马作战。”

苏蛮子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

“属下听从大人的安排,一切以大人命令是从。”

郑勋睿笑了,他知道这些话,肯定是徐望华教的,否则苏蛮子一个军人,大字不诗华如果能再次遇到她识,说不出来这种文绉绉的话语。

“好了,你是军人,不是读书人,和我说话就不要那么文绉他这个葫芦娃是胸怀大志的绉的,徐先生教你这些,你肯定学了很长的时间,自己也憋得难受,我听着也古怪,张的五大三粗的,说话细声细气的,你要是这样在洪将军的面前说话,他肯定不耐烦,还要训斥你的。”

苏蛮子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属下知道了,属下就是不会说话,先生才教的。”

“谁都会说话,就看说的多和说的少,你在军营训练的时候,和诸多的将士有不少话说啊,谁敢说你不会说话,你是军人,要是将来成为了将军,面对下面的军士,之乎者也一大堆,军士能够听懂吗,所以说保持本色就好,你可不要想着成为读书人。”

“是,可属下在大人面前说话,不能够太随便。”

郑勋睿苦笑着摆手。

“好了好了,徐先生都教你一些什么啊,你不要跟着学,否则将来真的不会说话了,以前怎么说话的,今后就怎么说,我身边的护卫,说话都非常直接,不会藏着掖着,你要是听徐先生的,说话文绉并可以治病绉的,他们肯定不习惯,怕是看不惯你。”

“这没问题,属下和他们说话的时候,很随便。”

“在我的面前也要随便,你说我的贴身护卫,要是说话还要思考,考虑什么能够说什么不能说,遇到紧急情况,怎么应对,难道还要思考之后说出来,那岂不是耽误了时间,你以前在宁夏卫当兵,知道部队的规矩。”

“属下知道了,郑家军的军规严格多了,根本不是宁夏卫可以比较的。”

郑勋睿点点头,准备要苏蛮子出去当值。

这个时候,苏蛮子突然主动开口说话了。

“大人,属下在宁夏卫的时候,和百户大人的关系很好,前不久百户大人捎来口信,说是让我跟着他干。”

“哦,这个百户如今干什么,在什么地方。”

“他在流寇的队伍里面,说是跟着罗汝才,是罗汝才手下的军官。”

郑勋睿笑了笑,可脸上的笑容很快凝固了,苏蛮子说这些话,刚好我的老乡宝梅告诉我可能是想着表达忠心的,但在他看来就不一样了,这是一条绝佳的暗线,要是能够策反这个百户,那就可以获取到绝对重要的情报了。

曾经的宁夏卫百户,官职的确不大,属于基层的军官了,就算是留在宁夏卫,几年时间过去,能够升迁到副千户,就算是不简单了,可是这样的人进入到流寇队伍之中,那就不一样了,要知道流寇的绝大部分军士,都是农民和流民,没有多少的军事素养,哗变的军官和军士,是流寇队伍之中的绝对主力。

“这个百户,投靠流寇多少年了。”

“崇祯二年投靠的,当时属下因为父亲死了,所以回家了。”

郑勋睿的神情更加的严肃,让苏蛮子的脸色都有些变化了。

可以预计,这个百户在流寇之中的地位不一般,是非常重要的想到李翠平将领,以明军百户的身份,进入到流寇队伍之中,肯定是军官,六年时间过去,能够坚持到现在,可以说是核心的军官之一了,怕是罗汝才麾下最为重要的军官之一了。

“苏蛮子,今日直到再也看不见……7地处黄河金三角地区的大河县当值的事情,你暂时不做了,就在巡抚衙门等候,一会郑将军找你。”

苏蛮子吓得扑通跪下,脸色也变了。

“大人,属下是忠心的,什么都没有想,属下的命是大人给的,属下绝不会投降的。。。”

郑勋睿连忙拉起了“你从澳门突然消失了苏蛮子。

“苏蛮子,我没有怀疑你,你想多了,一会郑将军找到你,你就明白意思了,你肩负的责任重大,要是做好了这件事情,可以立下很大的功劳,到时是郑家军会论功行赏的。”

苏蛮子站起来之后,很是迷糊,他不知道会接受什么样的任务。

郑锦宏和徐望华进入了厢房,两人尚未来得及开口,郑勋睿的话语声就传出来了。

“苏蛮子刚刚说到了一个情况,他曾经的上司,宁夏卫的百户,崇祯二年投靠了流寇,给他带来了口“是故……”“我看你一早上眼睛动都不动信,要求他跟着干,车箱峡之战后,流寇大肆的招募人员,这个百户托人给苏蛮子带去口信,很正常,我们一直试图了解流寇的核心情报,却总是不能够如愿,这是最好的机会,郑锦宏,你直接和苏蛮子交谈,迅速找到那个带口信的人,争取将这个百户拉过来。”

“身为宁夏卫的百户,在流寇队伍之中六年的时间,身份肯定不一般了,苏蛮子说了,这个百户在罗汝才的麾下,我估计这个百户,是罗汝才麾下最为重要的军官,身份可能仅次于罗汝才,郑锦宏,你的任务就是将这个百户完全拉过来,他曾经是忽然有一颗温热的泪珠滴落在明天的脖子里宁夏卫的百户,知道流寇没有什么未来,能够再次加入到明军之中,一定是愿意的,你可以明确表态,只要他愿意提供流寇的情报,我可以保证让他回到明军之中,恢复以前的身份。再等等”

郑锦宏听完之后,迅速起身,出去找苏蛮子了。

“徐先生,辛亏你救下了苏蛮子,让他进入到郑家军,要不然这样的人进入到流寇的队伍之中,可真的不好对付。”

“大人,属下刚才想了,大人的安排非常好,不过要让这个百户相信,必须给与其信物,这样才有可能让百户死心塌地的。”

“你说的不错,我马上告知郑锦宏,必须给这个百户信物。”

郑勋睿站起身,看着墙上的地图,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希望郑家军的每一步都能够坚实的迈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