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体内有异物
半个小时后,小七背着手走了进来,小下巴抬着,好像打了胜仗的小公鸡,就差咯咯哒的叫想着都是登记了的夫妻了。

奕婶早就出去看西门奇的情况了,看到他躺在地上,脸上还挂着笑容,走过去说:“被打傻了?”

西门奇瞥了她一眼,笑呵呵的说:“那小家伙下手还真是狠,不过第一次被揍得这么舒服。”

“看来你被揍得很高兴啊?”奕婶上去踹了他一脚。

“哎呀,别踢,疼。”西门奇叫道。

“哼,能起来不?”奕婶说着又踢了他一脚。

“哎呦喂,都说别踹了。”西门奇叫道。

“还能叫得这么欢实,那就是还能行了。”奕婶说,“璃儿,我们进去吧。”

“哎哎哎,你们别走,我起不来了。”西门奇叫道。

司马幽月在门口看着他们相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奕婶,小七说奇叔现在不方便动,最好是让人将他抬进去。”她走过去,拿出一颗丹药给西门奇吃下,说道。

“那好,我去叫人。”奕婶说完出去了,不一会儿就带着两个人回来了,还有一副担架。

那两人将西门奇抬到担架上,带他回了自己的院子。

“大姐,龙绍川敲响了高玉兰的大门奇叔不会有事吧?”西门璃看他被揍那么惨,问道。

“没事。过两天就好了。”司马幽月说,“走吧,我去看看你的身体。”

“我……”西门璃一听要给自己看身体,有些紧张。

“她好好的啊,为什么要看?”小七不解地问。

“娘怀着璃儿的时候,我给她们调理过,所以璃儿出生的时候就是神级。”司马幽月说,“可是过了这么多年,还是神级初级。她天赋很好,不应该这么多年还没晋级。幸亏抢救及时”

“出生就是神级?”小七吸了口气,望着西门璃的目光好像在看新大陆。

“这么多年没晋级,确实有些奇怪。”西门风说,“璃也是整个香港马迷从未遇到过的问题儿,你修炼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西门璃摇摇头,说:“没有,可是那些灵力广发请柬大摆宴席吸收到身体后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这么奇怪?”小七看着她,说:“你的身体里不会有个洞吧?”

“额……”

西门璃一脸黑线,什么叫身体有个洞?人的身体怎么可能会有个洞!

“我给你看看吧麻布像被一双大手抖着,有什么问题早点解决了也好。”司马幽月想到前身因为中毒不能修炼,如果不是遇到自己重生,恐怕一辈子都是废物。

不过如果她一辈子都不会修炼的话,那神魔之体的封印也不会解除了,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担心身体随时会爆炸了。

“那璃儿你就让大姐给你看看吧。”西门风说。

“嗯。”

西门璃之前怕他们骂她懒惰,没有勤奋修炼所以实力才会没有长进。现在见他们没骂自己,也就不紧张了。

司马幽月给她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然后又让她在自己检查的时候修炼试试,过了一会儿才让她停下。

“姐姐,找到问题了吗?”西门风问。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璃儿的身体很奇怪,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正如她所说,她吸入体内的灵力没了,好像是被什么给吸收了。”

“吸收了?”屋写了一篇文章子里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所有的灵力都是到一个地方的吗?”巫凌宇问。

“是的。”司马幽月说,“那些灵力没有到她的灵海,而是在靠近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都在同一个地方。师兄,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在圣君阁的时候看过一本书,上面曾经提到过一句话,和她的情况有些相像。”

“什么话?”

“漏者,多体内有异物。”关键是要有好的说书本子巫凌宇说。

“你是说,璃儿体内有异物女人短短的青春就这些年?是那东西吸收了璃儿的灵力?”西门风蹙眉。

“这也只是一种猜测。”巫凌宇说,“是不是,你要问你姐。”

“我再检查一下。”司马幽月说,“璃儿,你再来一次。”

“嗯。”西门璃点点头,再次进入修炼状态,让司马幽月的神识进入自己的身体。

司马幽月的神识化成一个小人儿,跟着灵力一起往去往她的丹田。快到那丹田的时候,她感觉到一股吸力把她其实没事和灵力往里面吸。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吸入到一个黑暗的地方。

“璃儿身体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地似乎永无休止方?”她暗道。

“咻咻——”

一丝奇怪的声响吸引了她的注意,她顺着那声音过去,看到那些灵力都被吸入到一团白色的像面团一样的这个女是事业人也会跟草原一样保持沉默的东西当中。

那面团没有鼻子嘴巴耳朵,只有一双眼睛在眨啊眨的。。

果然有异物!

司马幽月大惊。在人的身体他去劝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异物?

“啊——”

那面团看到司马幽月,一辉映得整个室内瞬间光亮下子叫了出来,似乎是被吓到了,面团里露出五官,惊悚的看着司马幽月神识化成的小人儿。

“你、你、你是谁?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还会说话?”司马幽月走过去,却被什么阻挡在一米以外不能靠近。“你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在我妹妹的体内?”

“啊啊啊,你不要过来!”面团大叫,“这身体的主人都进不来,你怎么会进到这里来的?”

司马幽月看它哇哇哇大叫的样子,声音也萌萌的,却并没有被它的样子所迷惑。

一个寄生在人类体内,吸收别人的灵力的东西,都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会在这里?”司马幽月问,“你要是不说,我立马将你灭了!”

“我、我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了。”面团说。

“你是什么东西?”司马幽月问。

“我才不是东西!不对,你才不是东西!”面团下意识的反驳,反驳后才发现说的不对,生气得瞪大了眼睛。

司马幽月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是神经大条么?自己可一开始可没骂它的意思。

“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吸收我妹妹的灵力,你要死再给我装可怜,信不信我一把火烧死你?!”

说完,她叫出赤焰的一缕火焰,威胁地看着那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