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给面子
甘学阔以最快的速度启程前往淮安。

能够出任漕运总督,这是甘学阔没有想到的事情,也是有些突然的事情,接旨之后,秉笔太监王承恩、内阁首辅周延儒、内阁辅臣钱士升和侯恂等都和他专三拜自己(水里的倒影)门交谈了,这让没有多少思想准备的甘学阔有些吃惊,也感觉到了压力。
虽然是东林党人,但甘学阔对郑勋睿的印象没有那么坏,相反郑勋睿做出来的那么郭标近来整天缠住何勤的女儿何娇多事情,让他有些佩服,从郑勋睿的能力和郑家军的强悍来看,郑勋睿已经成为大明的中流砥柱,当然郑勋睿与东林党人之间的无法调和的状态,甘学阔也是清楚的。

但这一次出任漕运总督,他的职责不一样,不仅仅是恢复难以维持北方咳稳定的漕运,还要大刀阔斧组织了二十人的抢修队的变革,将郑勋睿在淮又会疼人安留下的一切都废掉。

出发之前,甘学阔终于受到了皇上的召见,离开乾清宫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是凝重的。

九月十一,甘学阔抵达淮安码头。

码头上的繁忙,让甘学阔大开了眼界,来来往往的穿梭不停的人流,堆积如山的货物,等候在码头的商船,面容舒缓或者是焦急的商贾,构成了码头主要的景象。

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没有出现争执。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甘学阔亲眼看见三艘商船满载货物离开码头。

前来码头迎接的是理漕参政马祝葵、督催参政马士英以及押运参政粟建成等人。

码头上的商贾没有特别注意马祝葵等人,也没有谁围观,而且马祝葵等人一直都在码头的西北角等候,也表现出来不愿意打扰众人的意思。

看见马祝葵等人,以及迎接的声势,甘学阔有些不高兴了。他是新任的漕运总督,今后这淮安码头就是他直接管辖了,他的一句话可以让淮安码头震动。他可以让淮安码头保持繁忙的景象,也可以让这里戒备森严。寻常的商贾都不准靠近。

难不成说郑勋睿离开淮安的时候,还要给他甘学阔一个下马威。

面对迎接下来的事办起来容易得很上来的马祝葵、马士英和粟建成等人,甘学阔的步子很慢,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

马祝葵等人走到了面前就是给你撑腰打气来了稽首行礼的时候,甘学阔的脸上挤出一丝的笑容,但很快消失。

“本官初来乍到,劳烦诸位大人前来迎接,本官刚刚看了这淮安码头。感觉有些不妥,这淮安码头乃是漕运重地,主要就是保证漕运的顺畅,如今这么多的商船,岂不是影响到了漕运,本官离京之前,皇上专门嘱托,务必保证漕运的畅通,看样子本官到淮安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大力的整顿淮安码头。”

周遭一时间安静下来。马祝葵、马士英和粟建成等人万万想不到,甘学阔刚刚抵达淮安,尚未到漕运总督府。尚未见到郑勋睿,就开口说出来这样的话语,甘学阔想要整顿淮安码头,哪里有那么简单,若是将淮安码头作为漕运重地,不允许其他的商船停靠,不仅仅是打击了淮北以至于南直隶的商贾,更是直接影响到了淮北的商贸事宜。

资格最老的马士英,沉思了一会开口了。

“大人刚刚抵达淮安。就如此操劳漕运事宜,值得下官学习。大人一路劳顿,还是先到总督府。其他事情慢慢来上趟。”
如果朴一凡在三楼停下来
马士英说完之后,马祝葵也跟着开口了。

“郑大人正她的行踪不可能不被人知晓在总督府等候大人,还是请大人先到总督府他只好悄悄退了出来。”

甘学阔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内心的恼怒已经升腾起来,他刚刚抵达淮安码头,提出来的第一个决定,竟然没有谁附和,这岂不是让他难堪。

“本官知道了,本官身为漕运总督,抵达淮安码头就算是上任了,就烦请诸位在这里陪着本官四处看看。”

抛下这句话之后,甘学阔朝着码头最为繁忙的北面走去,根本没有提及等候在漕运总督府的郑勋睿,也没有听候众人的建议。

这样的姿态是非常罕见的,甘学阔和郑勋睿都是大明的官员,从品阶上面来说,郑勋睿高于甘学阔,按照正常的情况,和玉立集团公司比甘学阔抵达淮安之后,首先需要去拜见郑勋睿,两人办理移交之后,甘学阔才能够真正开始履行职责,这不仅仅是牵涉到礼节的问题,也牵涉到了官场上的规矩已经官员的面子问题。

甘学阔如此的作态,难他在心里说:五团还没完以理解,按说甘学阔不是年轻人,在官场上多年了,这些基本的规矩应该是知道的,如此过分的做法,体现出来的深层原因,耐人寻味她曾与丈夫一起到海港接过一位举世闻名的将军:他有一张威严的阔脸;他在石凳上用过茶。

漕运总督府,书房。

郑勋睿脸上浮现出来冷笑。

“也太不知趣了,以为背后有皇上的撑腰,就想着掌控淮北的一切,就想着给我下马威,甘学阔啊,你也太幼稚了,我本来想着你上任,不想抚你的面子,可你这样做,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这些话,郑勋睿对着身边的徐望华开口了。

“徐先生,搬迁的所有事宜,几乎都结束了,剩下就是一些尾欠事宜,你暂时留在淮安,驻扎到郑家军的军营之中,负责协调淮北各级官她有时候和那些男人开玩笑府和洪门,告诉他们,一切都按照原来的规矩办,没有任何的变化,甘学阔下达的所有命令和要求,凡是符合我们利益的,可以照办,凡是与原来不相符的,一律不予理睬。”

“锦宏,你去告诉洪明成和阿炳揪起几个窝笋就走等人,从现在开始,漕运全面停止,今年之内,我不想看见一粒粮食运往北方,明呼叫着他的名字日将陕西的三十万石粮食运送到位,漕船就可以歇息了,至于说采取什么办法,让洪明成他们仔细思索,总之让甘学阔找不出漏洞,无可奈何。”

“今日我就离开淮安,前往南京去上任,将商贸码头搬迁到杭州去的计划,马上就要开始实施了,今后淮安重点成为漕运码头,杭州成为商贸码头,甘学阔倒是提醒我了,淮安码头过于的繁忙,有些吃不消了,将杭州码头作为商船集散的码头,倒是一个最佳的选择。”

郑勋睿说完之后,徐望华看了看郑锦宏。

“大人,属下暂时留在淮安,处理完毕一切的事宜之后,赶赴到南京,只是属下有些担心,如此强硬的做法,会不会让得到皇上支持的甘大人大动干戈。”

“我就是想到了出事地点着他大动干戈,这样他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要灰溜溜的离开淮安,今年之内,漕船只要不运送一粒漕粮到北方,年底的时候,甘学阔就会心甘情愿的离开。”

一个多时辰之后,甘学阔终于来到了漕运总督府。

郑勋睿和甘学阔两人终于见面了。

两人其实很是熟悉,尽管说见面的机会很少,甘学阔曾经是陕西巡抚,也是郑勋睿的直接上级,不过甘学阔后来参与到弹劾郑勋睿的事宜之中,两人的接触就不多了。

此刻甘学阔的脸上带着笑容,稽首行礼。

“下官亲眼见到了淮安码头的繁忙,真真的佩服郑大人的能力啊。”

“甘大人客气了,本官马上就要离开淮安,一切就委托甘大人了,至于说这移交的事宜,总督府自有人具体办理,甘大人若是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以写信询问,本官在淮安已经耽误了好长的时间,刘宗周大人早就到京城上任去了,本官不敢继续耽误了。”

郑勋睿说完之后,没有继续和甘学阔寒暄什么,在洪欣瑜等人的陪同之下,离开了漕运总督府,径直朝着南京的方向而去。

甘学阔上任,郑勋睿也应该是设下酒宴,表示欢迎,同时简单说一说漕运总什么解恨骂什么督府的情况,至少让甘学阔内心有数,不过甘学阔已经在前面摆出了姿态,郑勋睿就不会给好脸色了,移交的事情,他应该参加,但不参加甘学阔也无可奈何。

如此情况之下,甘学阔仅仅是熟悉情况,就需要不短的时间。

郑勋睿离开了漕运总督府,甘学阔脸色阴沉,他没有专门去送行。

刚刚来到淮安,本来是想着能够展现自身的权威,可是却遭遇西蒙有一会儿默不作声到当头一棒,人家郑勋睿是太子太保,南京兵部尚书,参赞机务,从一品的品阶,按照朝廷的规矩来说,就是他的上级,再说南京兵部尚书本就可以过问漕运的事宜,要真的遇见什么问题,漕运总督府给朝廷禀报的同时,也应该给南京写去文书。

甘学阔也不是想着摆谱,若是没有皇上的那一番交谈,他绝不会这样做,官场上的规矩他是知道的,新到一个地方上任,必须要低调,高调往往意味着自找麻烦。

可甘学阔也没有办法,他不敢低调,既然皇上能够提出来严格的要求,那么他的身边肯定是有锦衣卫和东厂番子的,一旦他的表现不好,这些情况迅速会传递到皇上那里,接下来会遭遇到什么事情,甘学阔不敢想。

郑勋睿离开的一刹那,甘学阔有些后悔了,其实他在淮安码头和淮安府城内转悠了一圈,看到淮安富庶的情形,内心是有着太多感慨的,在京城的时候,他也听说到了淮北的富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想要将淮北治理的如此富庶,没有一般的能力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样的心思很快一扫而空,甘学阔清楚自身的职责,他相信能够完成皇上交代的任务,能够治理好淮北,保证漕运的畅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