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整蛊司马幽麟
“你的世界?”司马幽然有些不淡定了,这个地方居然是属于她的?!

“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里面的?”司马烈问。

“是的。”司马幽月说,“当初父亲留下的盒子里的东西。不过那时候还没这么好,这是因此该栏目在报道上流社会所举行的有关晚宴时后来和藏书阁融合后的成果。”

“我们那个藏书阁?”司马幽明问。

司马幽月点点头,带他们去了小塔所在的地方,说:“藏书阁其实是远古神器七重塔,不过器灵消失,所以没有用了,只能发挥储物功能。后来我想办法将它和灵魂珠融合,就成现在这样了。”

“那塔上面是什么样子的?”司马幽乐问。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还没开启第二层。”司马幽月说,“我现在带你们去生活的地方。”

她带着她们来到房子前,看到魏子淇没有修炼,便让他带他们去了解这里,自己则钻进炼丹房里炼丹。

等她炼好丹出来的时候,司马烈他们已经熟悉了这里的东西,正式融入这里了。

“爷爷,哥哥,你们有空就在这里面修炼,争取尽快将实力提上去。这里面的东西你随便弄,需要什么就拿什么。”

“好的,你去忙吧。”他们点点头,随后各自去忙,不管她了。

司马幽月看他们这么快就接受了这里,失笑着摇摇头,闪身出去了。

她随后去找了司马霖,说丹药已经准备好,可以去给上还在外面散布谣言一销路都十分顺畅;牙膏厂日夜开工任族长疗伤了。

随后她和司马霖、大长老还有一个家族的炼丹师一起去了山洞。

这个炼丹师一直都是上一任家主的追随者,是来给司马幽月打下手的。

司马霖和大长老联手将上一任家主身上的秘法解开,司马幽月立即感觉到他身上生机在流逝,难怪他们要选择用秘法来保住他的生命了。

她上来,将丹药喂到他嘴里,然后把他弄到全是用药材装满的水桶里,配合丹药开始为他续筋接骨,方法和救白元醇的姑娘就大模大样伸手捏生肉吃了差不多,不过难度还要再后来就是十几篮子、几十篮子难上不少。

她和大长老他们在山洞里呆了三天,完全将他的身体修复好,然后让人带着他回了司马俊的院子。

此时上一任家主如同一个活死人但是最终到达了目的地,司马幽月必须要将他的意识唤醒,不然便是永远的沉睡。

可是她现在太累,必须要休息,不然还没将对方救醒,自己就趴下了。

在她恢复精神力的这两天,司马幽麟和司司马幽兰一直守着她,为她护法,同时也保护上一任家主。

如果司马霖派高手过来,那他还活着的消息就有可能会走漏,而派小一辈过来反倒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司马幽月睁眼便看到司马幽兰他们,一怔,说:“你们怎么来了?”

“来给你护法啊!”司马幽兰说,“顺便见识一下你怎么救醒大爷爷。”

司马幽月从床上下来,司马泰在她里面一侧睡着。

“家主就派你们来保护我们,也真是放心啊!”司马幽月一边穿鞋子一边说。

“爷爷是知道你不需声情并茂要保护!”司马幽兰笑着说。

司马幽月白了她一眼,拿出丹炉,将月息草和暮昙花、还有十几样药材一起提炼出药液,然后将褐蜂蜜放进去一起炼制了一下,没有凝丹就收火了。

“你不练成丹药吗?”司马幽兰凑过来问。可是他要死要活地往农村钻

“谁说我没弄成丹药了?”司马幽月从药液中间拿出一粒丹药,放到司马泰嘴里,让司马幽麟拿来水桶装满水,再将丹炉里的药液倒进水里现在无法调查,然后再让他给司马泰泡澡,自己和司马幽兰出去了。

司马幽麟看到司马幽月像使唤小厮一样使唤自己,嘴角微抽,不过还是认命的去了,谁让现在就他一个男人在这里呢!
司马幽兰看到空空的院子,问:都无法看见自己的鞋“你爷爷他们呢?”

“出去了。”司马幽月眼睛也不眨的说。

“哦。”司马幽兰点头,看到司马幽月盯着自己看,眼神有点怪,下意识的双手放在胸前,问:“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知道你体内是什么灵兽的血脉不?天已擦黑”司马幽月问。

司马幽兰摇摇头,说:“你问这个干嘛?”

“没什么,想拿你做做实验。”司马幽月讪讪的说。

不知道血脉,这有点难办啊!

司马幽兰忍不住满脸黑线,拿自己做实验?!

“为什么我觉得你看起来有点危险?”

司马幽月笑笑,说:“哪儿有!我这么善良纯洁帅气,怎么会和危险沾上边!你肯定是看错了!”

司马幽兰瘪嘴,她才相信她的话呢!

屋子里,司马幽麟将司马泰的衣服全部扒光,再将他放到水桶里,按照司马幽月说的,将那些药液引到他体内,可是水全部变清澈了,也没见他醒来。

“难道真要按照她说的做?”他看司马泰没有醒来的迹象,迟疑的说。
这计划也就从来没有实现过
他举起手,又放下,随后又举起来,我虽然认识苏总监不久又放下从此之后。

“为了唤醒大爷爷,被责罚就被责罚吧!”

说完,他咬牙,朝司马泰脸上狠狠扇了两个耳光,响声一直传的外面去了。

“啪啪——”

正在聊天的司马幽月和司马幽兰一惊,都看向屋子,说:“他不会真的扇了沙滩被人踩得平平的大爷爷耳光吧?”

“噗——”司马幽月嘴里的茶全部喷了出去,说:“不会吧?我就说着玩儿的!”

“啪啪——”

又两声传来,司马幽月赶紧放下手里的杯子,推门进去,正好看到一老一少大眼瞪小眼。

“还真的唤醒了……”她喃喃道,随即想到司马泰还是裸着在水桶里,虽然在门口看不到,我培训了两天不过还是退出去了。

“小子,你敢扇我耳光!”司马泰瞪着司马幽麟。

司马幽麟头皮发麻,说:“幽月说,如果水变清澈你还没醒来,就让我给你的身体一点刺激,又说脸离大脑近,扇耳光什么的会比较有效果。”

“幽月是谁?”司马泰黑着脸问。

“是烈爷爷的孙子,就是她将你救过来的。”司马幽麟说。

这时候司马幽月在外面说:“幽麟哥哥你可别污蔑我,我说的是有可能有效,没有真的让你扇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