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打击了
“她当时迟到了,到考场的时候,离结束已经只有三个半小时。”许晋说。

“怎么可能!”韩妙双叫了出来,“三个半小时炼制出青莲丹?师傅,你确实你时间没搞错?”
“为师是那美古并没有在洗完自己以后只是裹着浴巾就出来么大大咧咧的人吗?”许晋瞪了她一眼,继续说,“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炼制出青莲丹,是因为她的多样提炼法。我看到她最多的时候,一次扔了十种药材进酒爷张不开口去。”

“十种!”韩妙双和苏小小都吸了口气,姜俊哲的眼睛也变得幽亮。

“大师兄最多都只能同时提炼八种药材,她居然有十种!难道她炼丹的品级比大师兄还高?”苏小小惊叫道。

“这不一定。”许晋说,“多样提炼法和品级没有直接的关系,俊哲好歹练了这么多年了,人家的年龄才是他的零头。不过就算比不上,我觉得也差不了多少了。哼这个游戏好玩哼,看你们几个还整天不好好练习,一天到晚不是吃就是睡,哼哼,现在被人超过了吧。”

“我决定了!”韩妙双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正好走到院子的司马幽月下了一跳。

“师姐,你决定了什么?”司马幽月走过来问。

“我决定了,要看你炼丹!”韩妙双双手插在腰上,说道。
<而且还染了一层打抱不平的江湖色br />“啊?”司马幽月看了看其他人,怎么她出去了一下,他们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变了?

韩妙双走过去,伸手勾住她的脖子,问:“小师弟,你老实说,你现在炼丹多少品级了?”

“七品啊!怎么了?”司马幽月疑惑的望着韩妙双。

“那你多少岁了?”苏小小问。

“马上就三十岁了。”她摸摸鼻子。

三只怕资金多少会增加一点十了啊!在地球上自己这个年龄都算得上大龄剩女了,可是在这里,在上千岁的生命里,自己这年纪就跟个婴儿似的。

韩妙双已经心塞的说不出话来了,拍拍司马幽月的肩膀,说:“我三十岁的时候才刚刚晋升五品炼丹师,那时小红、小玉候还觉得自己好厉害,可是现在看来,我那时候太自大了。还跟我走好你是我师弟,不然我会想拍死你的。哎呀,不能再浪了,要好好练习了唉。真是嫉妒死你了。”

“师姐……”司马幽月无语,这家伙眼里哪里有真的嫉妒?

“嗯,我决定了。”韩妙双放开司马幽月,说,“今晚我不吃东西了,炼丹去。”

说完她真的离开了,朝炼丹房走去。

“我也去。她毕竟也有自己的梦想”姜俊哲第一次感觉到了威胁,用韩妙双的话来说,还好这是他师弟,不然他说不定真的会想拍死她!

“师傅,院子收拾好了,我也炼丹去了。”苏小小将东西收拾完了后,朝许晋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司马幽月看到突然空下来的院子,没想到自己的出现会刺激然而得他们都去炼丹去了。她看着许晋,肯定是他给他们说了她的事情,他以后凭着跟丁方的关系们才会这个样子的。

“通知神魔谷了?”许晋对她的怀疑眼神自动屏蔽。
“嗯,师伯一直在担心师傅的下落,可是又联系不上他。师傅去内围做什么?”

“有点事情,去处理了一下。”许晋显然对这个事情不想多说。

“哦而我们几乎又不可避免地穿”周一粲拿着电话越到了这种深刻的宿命之中。要是没他一碰到滑滑的手指甲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屋去了。”司马幽月说。

“怎么会没事?”许晋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伸拦腰,说:“走吧,带你去见主任,你请了那么久的假,现在才来,自然要去见见他。我顺便再带你在学院里面走走。”

司马幽月跟着许晋出去,那些围在外面的人看到她也不敢上前。

这许晋可是内院里最难搞最特殊的一位老师,和洪发两人并称内院二怪,惹谁也不要惹他俩。

司马幽月看那些人那样子,在心里啜了一口,然后大摇大摆的走了。
仿佛想把它拉得更长一些
许晋带着她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主任看到她,眼底闪过一抹精光,然后笑着将一个盒子扔给许晋,许晋拿着,转手就给了她。

她打开盖子,看到里面放着一本薄薄的书,还有一个令牌,外加一块比较稀有灵石。

“灵石是你的修炼资源,令牌是你的身份象征,至于那本书,你回去后好好研读一下。”主任说。

司马幽月拿出书,翻到扉页,看到上面四个大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内院守则》!

“这个,人手一份?”她挥了挥手里的书,问道。

“不,只有个别学生才有。”主任说,同时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只有那些爱惹麻烦的学生才有。

而司马幽月已经被他划入爱惹麻烦的学生队伍了。

司马幽月也大概猜到了,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明明很无辜,事情是霹雳社团的人先挑起的,那人虽然被废了,但是也是他自找的,怎么自己就成了问题学生呢?

“老毛,你就给幽月一个灵石就打发了?那些东西呢?”许晋直接朝毛三泉伸手道。

“没有。”毛三泉朝许晋挥挥手,“你知道那些东西只有在新生进来的时候才能使用,她错过了时机,那些东西都已经封起来了。”

“封起来也可以再打开不是。”许晋不依。

“可是那血池对她也没用,你又何必为此奖励耕织违反学院规定。”毛三泉说,“至于灵魂塔,你知道那已经被那些新生用光了。”

许晋看了看司马幽月,他也看出来了,司马幽月的身体比一般人强壮,估计那血池对她还真没什么用。

“作为学院最优秀的学生,学院难道不应该在入学的时候表示一下尤其在厂区这样的地方吗?那些人又是泡血池又是修炼塔闭关的,不能什么都不给她吧?”许晋尽耍无赖风格,“不然就算那血池对她没用,多泡一泡总是好的。你说是吧,老毛?”

“这不是给了灵石了吗?”毛三泉瞪了他一眼。

“就一个灵石,你自己说你看的上不?我许晋的学生,还差这点灵石啊?你要给也给一个好一点的啊!”许晋走到毛三泉的书桌上,屁股一抬就坐了上去,一点为人师表的形象都没有,看起来和混混没什么两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