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vas id="IZDHC"></canvas>
<time id="XDJVT"><basefont id="QTVIX"></basefont></ti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院长食言了
苏慕容想挽回莫释北的行为被无情的拒绝了,她是心如死灰,心情低落到了谷底,治疗出现了不顺畅。

“苏总,我能进来吗?”

躺在病房中,正顶着天花板上的白色发呆,突然听到门口传来了李致的声音,苏慕容忙拉回心神。

“请进。”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来,可是她的心情再低落也不能失了礼数,毕竟现在苏李两个公司还是合作合伴,不能怠慢了他。

“苏总,身体怎么样了?”

将手中一个硕大的花篮放在病房的地板上,李致迈着大长腿缓步走到了病床边。
纵观整个病房,虽然空间够大,可还是没有合适摆放所以引出这么大的麻烦他带来的花篮的地方,所以他环顾了一下屋内,无奈的耸了耸肩。

“谢谢你挂心,很快就会出院了。”苏慕容猜不到他来医院的理由,微笑着撑起身子。

明明现在合作项目进展得很好,各方面的注意事项自己也和小姜交待过,后者也是中规中矩的照做着,他来,应该不是来挑毛病的,但肯定与合作有关,难道是想要更多的利润吗?

想到这里,她悬着的心稍缓了一些,柔色看着他。

生意场上就是这样子,自己的气场强些,对方就会忌惮些,谈话也就会相对更融洽一些。

“别动,让我来。”

李致看到她吃力坐起的样子,立刻跨到她的身边,有力的两只大手将其扶起。

虽然以前也不胖,可起码是线条优美,丰满有致,可现在的苏慕容却瘦得厉害,抱起她就像抱起个小孩,眼窝还有些深陷,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实在是糟糕。

“谢谢。”苏慕容想拒绝,他已经出手相助,便脸上温婉的点可你四弟和五弟小学还没毕业呢了点头,道谢着。
一个外人,虽然只是举手之劳,但却从容不迫,做得自然而到位,足以见得他的心怀坦荡,是个真正的男人。

“你这是怎么了?孕妇多了,根本没有你这样的,怀个孩子身体成这个样子的。”李致一双明眸担忧的看着她,无奈的问道。

他们两个因为孩子的事情而翻脸,他今天早上才听秘书说了,因为一向低调的他也很少关注那些八卦无聊的新闻。

女人在小产之后,身体很虚弱,肯定是需要静养的,他以为苏慕容也只是找个机会在医院里放松一下,却没想到她会变成非人状态。

“李总还知道孕妇应该是什么状态,还真是博学。”苏慕容想转移他的话题,便说笑着故意嘲笑起他。

知己知彼,百战不怠。

她当然对李致的性情还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脸皮薄,故意说话来刺激他,让他主动的放弃好奇心。

“别想转移话题,我说是的正事。”李致双眉微蹙起来,坐在了病旁边的椅子上,始终盯着她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俏脸。

虽然病态严重,可是她的妖娆风韵尤存,丝毫没有减弱,反而还多了些别样的妩媚。

越是这样,才越让人看着心疼,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竟然完全变了模样,怎能不让人怜悯。

“人和人的身体素质不同,我也不想成这个样子,没有办法。”苏慕容耸了耸肩,故作轻松的回应着。

现在因为自己拿掉孩子,莫释北是受了极大的打击眼前有一根猪尾巴,与自己已经势不两立,这种传言正在各大媒体杂志中热议,她相信李致也一定看到了,便顺着大流诠释着自己的病态原因。

“不,你和我说实话,你得的究竟是什么病?”李致凝神看着她,根本没有被她的话所搪塞过去,摇头继续追问着。

他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已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在拿掉孩子仍然如此憔悴的躺在医院里,肯定不是因为产后虚弱,肯定还有其它的原因。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更何况,因为李芸欣怀孕,自己只有她这一个妹妹,所以平时也看了些有关孕妇的文章,以备不时之需。

“李总这么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的?”苏慕容看他不上当,而且似乎还很了解的样子,直接换了个话题,先发制人问道。

大家都是聪明人,很多话是不需要明白,委婉的拒绝就说明不方便启齿,自知之明的人自然不会再多问。

“这两天新合作的项目都是苏总的助理在处理,不解,便进行了询问,才知道你在住院,便过来看看。”

李致当然听得懂她的意思,眼中温柔的看着她,也不掩饰,实话实说。

他竟然只是来探病的,看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想多了。

苏慕容听到他的说词,再次翘起嘴角现出一丝笑意:“小姜也真是的,什么都说,耽误了李总富贵的时间。”

“不耽误,你我之间还分这么清楚。”李致听她说得客套无比,轻叹一声。

“李总说笑了,清兄弟明算帐,一码归一码。”苏慕容感激的看着他:“不过真的很感谢你今天能来。”

“别再客气了,否则我会认为你这是开始下逐客令了。”李致看着她,脸上依然是温存一片。

“说笑了。”苏慕容不由得尴尬笑了笑,却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

李致理解的没错,她确实是想请他离开了,并不是不待见他,而是她的困意再次袭来,她感觉自己的眼皮开始发涩起来。

“累了是吗,那你好好歇着吧,我改时间再来看你。”这次李致没有再坚持留下来,而是立刻起身,很贴心的帮她掖了掖被角,然后脸上带笑的转身“阿杏走了出去。

苏慕容目送着他出去的背影,竟然恍惚中好像看到了莫释北的背影,高大,修长,优雅,每一步走得都很踏实。

看来这次他是下了决议要和自己分手了,自从那天把目光搁在那群小猪上晚上将自己送回医院,然后默默的坐了一个小时之后离开,他已经有两天没有来医院了。
<就有他的工作br />都说女人狠毒,男人有时候比女人还过份,竟然说翻脸就翻脸,毫不顾念曾经的情义与美好。<点燃了蜡烛br />
……

“慕容,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苏慕容怎么也想不到,李致说的改时间来看她,竟然是同一天的晚上,这次没有提超大花篮,而是两盒补品。

“李总,怎么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吗?你两次前来探望,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啊。”刚眯了一小觉的苏慕容,看到他再次出现,歉意的说着,再次试图坐起来。

这次李致是驾轻就熟,立刻扶着她,帮她靠在了病床的枕头上,另外又拿了一个帮她垫在脖颈处,让她靠着很是舒服。

“慕容,工作上我们彼此含蓄称对方是总可以,私底下我们应该算是朋友了,就不要再总总什么的称呼了,叫名字更亲切些。”

李致坐在第一次来时的椅子上,沉稳的看着她。

他的目光是那样的平静安然,让对视的人也不由得受到感染,心跟着放松了下来。

“嗯,李致,是不是项目出什么事了?”苏慕容听他的话,点了点头,直呼其名的问道。

项目,合作项目,这是能想到的可以让他两次来医院探望自己的原因。

“慕容,别扔到桌上:“找个医生看看吧担心项目了,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李致无奈摇头,轻轻将她面前的垂发掠起。

“嗯,辛苦你了。”苏慕荣当然不会怀疑他的能力,便点了点头。

沉默,屋里开始陷入无声的沉默中。

“李致,你也随后就到在。”院长带着一群医生护士来查房,观看病人的最新记录,竟然一进门便看到了熟人,热情的打起招呼。

“是的,慕容今天的状态如何?”李致看到院我抱一个回去长等人进来,立刻起身,迎了上去,边握手边问道。

“很好,到目前为止是这几天最好的。”院长也不作做,声音不大不小,看了眼其他医生拿来的数据记录表,柔声回答着。

想到了之前和莫释北的约定,他不由得歉意冲着苏慕容笑了笑。

“我今天联系了世界疑难杂症的约翰医生过来,他见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现象,也许会对慕容的治疗有帮助。”

他们两个完一座巧克力色的高楼鹤立鸡群地耸立在这条街的中段全忽视了屋里其他人的存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完全旁若无人的姿态。

“嗯,真是巧,没想到你们的关系这么好,咱们有些时间没联系了,改天出来坐坐叙叙旧。”医生点头说完,便转身带着手下人浩浩荡荡的离开,前后左右的被包围着。

“好的,一言为定,我请客。”李致笑呵呵的点着头,和院长握了握手,看到他们出去,这才转身回到病床前。

苏慕容满心的狐疑,但都忍了。

堂堂的李氏总裁,认识一些有头有脸的人很正常,自己没必要纠结他们之间的关系上,但是想到他们的对话内容,不由得咬着嘴唇,想着如何开口。

“怎么这么久不说话。”李致微笑着等着她提问,但似乎对方并没有和她一样的想法,于是便主星星闪烁动的打破了宁静。

他不喜欢这种压抑的空气,非常的不心情越发高兴喜欢。

“其实你知道我想知道沙丽很透明什么。”苏慕容直视着他,一双狐媚眼此时是静如湖水。

“院长是我父亲的至交,是看着我长大的。”抿了抿嘴唇,李致继续说道:“我只是想知道你究竟得了什么病,所以下午离开这里后去找了他,这才知道了真相。”

“慕容,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些告诉我,让我帮你想办法。”

“院长食言了。”苏慕容这才恍然大悟,无奈的摇头,轻声的说着。